您的位置:中华显示网 > 行业追踪 > 专访报道 >

陈军:解决“卡脖子”问题,用资本促进半导体产业国产化

编辑:chinafpt 2022-03-24 10:27:33 浏览:679  来源:

  近年来,我国半导体产业面临日趋恶劣的发展环境和生存空间,美国的不断制裁和打击,“卡脖子芯片”被推上了风口浪尖。从以技术领先优势对中国进行全面的打压,到利用政治优势破坏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美国正联合其西方盟友试图强行与中国半导体产业进行切割,使得中国的半导体产业发展举步维艰。虽然当前国家出台了政策大力扶持中国半导体企业发展,但仅仅依靠国家的资金投入和高校的研发还远远不够,要想发展半导体产业必须要借助市场的东风和资本的力量联合驱动上、中、下游产业链发展,形成完整的产业链。

  资本是发展半导体产业的重要推动因素,陈军博士作为国内最早一批证券阳光私募管理人和创投行业投资人之一,最近十年来就非常看好半导体产业发展,如今中美半陈军:解决“卡脖子”问题,用资本促进半导体产业国产化导体贸易战僵持不下,政府大力支持发展国内半导体,国家政策的完善让陈军博士和团队信心倍增,在投资圈身经百战二十余年,陈军博士也希望用自己投资领域的经验投出更多半导体领域的优秀公司,推动更多的种子企业成长为大企业,以及帮助大企业走向世界,真正意义上支持发展和完善“中国半导体产业链”。

  怀揣金融梦,留学麻省理工

  1992 年中共十四大提出了经济体制改革的目标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其中金融市场不断完善对市场经济的发展有着更为直接的影响,积极稳妥的培育健康成熟的金融市场是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系的重要环节,也是我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的必然选择之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国家鼓励创新、创业,当时的创业板就催生了真正意义上的中国创投行业和很多的优秀股权投资机构。而国内的证券公司、股权行业也在这个时期开始起飞并快速发展,不少上市公司也开始逐步介入股权投资和资产管理,中国的金融市场正迈入新的阶段。

  在这个时期,一直对金融领域感兴趣的陈军博士,1993 年从浙江大学管理学院硕士毕业,同年来到当时改革开放的经济特区——深圳,从此结缘投资事业,顺利入职上市公司中国宝安集团,从事投资和资产管理行业,管理开发当时国内最早的大陆证券数据库。就在事业蓬勃发展、国内形势一片大好之时,他并没有沉浸在往日的辉煌中,而是希望在投资领域有进一步探索和认知。于是他选择远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斯隆商学院攻读 MBA,继续进修金融专业。陈军博士表示自己很幸运,能够较早系统接受西方的投资理论和投资方法。麻省理工学院作为全球最顶尖的学府,在大部分工程领域都是世界第一,拥有全球最好的教育资源并汇聚了大量深厚工程背景的顶级创新人才,斯隆商学院则培养了大量工程和商科的复合企业家和投资家,因此,和其他世界顶级院校一样,麻省理工学院也孵化出全球知名的商圈。

  同时,麻省理工学院非常注重推动科学家的创新创业,且作为转化平台,学校鼓励、支持学生创业,提供全球最前沿的项目。在这样的环境熏陶下,陈军博士对于投资有了更深的远见和灼识。他认为,在投资领域不仅要有扎实投资理论基础,还要深刻了解大的行业逻辑和创新演进趋势,才能投出具有长久生命力和回报较高的企业。因此,他在麻省理工学院期间跨专业学习并深度接触了多个领域,像生物医药、半导体、智能制造等。他也相信这些领域都将是未来发展的趋势。这也为他后来回国在投资领域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奠定了基础。

  深耕投资二十年,投资战绩硕果累累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投资领域的海洋无限宽广,能在自己热爱的领域探索是一件幸福的事。深耕投资领域二十年,陈军博士无论在证券投资管理还是在股权投资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绩。回首过往,陈军博士表示,由于自己进入投资领域比较早,又赶上迅速发展的中国经济大时代,因此自己在投资领域还算比较顺利。他先后在资产管理领域创立了两支阳光私募基金,在五年期排名中曾位列全国前五。他率先投资和研究 3D 打印领域,和搭档一起在陕西渭南成立了国内第一支 3D 打印基金。在一些行业细分领域也投出了数家国内和国外最优秀的好公司,比如全球第一的新能源负极材料企业贝特瑞、全球智能语音增强和降噪新锐大象声科、全球最好的人工耳蜗公司之一诺尔康、全球最好的糖尿病胰岛素泵微型化企业之一微泰医疗等等……

  对于取得的这些成绩,陈军博士坚定地认为,不管是在资产管理还是在股权投资方面要深刻领会到企业成长的核心基因,找到能将小企业推动成长为大企业的优秀团队,无论是一级还是二级市场都应该遵循这样的逻辑。同时,在投资回报方面,作为好的投资人要具备耐心和信心,投资不是在任何时候都能产生快收益,不少企业在一定的时间内可能还具备不断反复的周期性,一个优秀的早期企业具备其产品和创新的发展速度和迭代周期且在行业的不同发展周期中都有突出的表现。在投资不出彩的时候还需要陪伴企业做一些增值服务,帮助企业渡过发展低谷。另外,投资也不能太冒进,谨慎地对待每一次投资,才能在长周期的投资中获得理想的回报。

  发展“中国半导体”,用资本助力产业发展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 (SIA) 最新发布的《2020 年美国半导体行业现状》报告指出,2019 年全球半导体营收中美国占 47%,中国大陆占 5%;美国企业平均研发投入为16.4%,中国大陆只有 8.3%;美国半导体出口 460 亿美元,中国大陆进口 3056 亿美元。中国的半导体研发投入远落后于美国,半导体需求严重依赖进口。为满足国内需求,弥补中国半导体产业链的缺失,摆脱美国对中国芯片及其他半导体细分领域的威胁,中国亟需要建立完整的半导体生态链。

  陈军博士表示,目前,中国与美国的半导体产业之间依然存在巨大的差距。半导体产业发展在过去的几十年一直遵循摩尔定律,基本上每 2~3 年就会更新一代技术,这就意味着除了材料公司以外,所有参与产业链的设计公司、代工厂、封测工厂都有同步迭代的动力,一旦行业内的公司跟不上迭代,参与的公司就会产生巨大的沉没成本,因此所有行业企业都面临巨大的压力和挑战。在芯片行业,目前全球每产出 3 颗芯片就有 1 颗用于中国产业,但国产芯片目前主要集中在消费产品的中低端市场。在高端产品中由于芯片所占成本较低,考虑换代因素和技术优势很多时候进口芯片即使比中国的芯片价格高出一倍或数倍,中国的芯片也依然无法进入高端市场。在半导体行业内,欧美和日韩拥有完整的产业链,所以交货期迅速且供应有保证,因此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而由于产业链的缺失、不完整,中国进入半导体产业链的公司生存裂变能力普遍较弱,出货周期慢,无法满足高端产品市场对品质和稳定性的交付周期。总体来说,我国在半导体核心材料,光刻机设备、核心 EDA 软件、高端数模转换芯片、计算芯片等方面的技术水平差距仍然是巨大的。

  另外,在过去几十年里,中国在基础研发方面的投入是有缺失的,目前正处于奋起直追的补课阶段。陈军博士认为,随着这些年全球消费电子产业转移入中国,产生了大量半导体需求,尤其是随着中美贸易战芯片战的常态化,国家也意识到了中美半导体之间的差距带来的竞争压力,随着中国半导体相关产业市场的急剧扩大,国家在过去的三年里投入了近五千亿。

  国内的半导体产业也正在各个细分领域逐渐形成较为完整的生态链。但显然仅依靠国家和地方政府等的投入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发挥市场对资源的优化和配置作用。反映在相关半导体的产业投资上,陈军博士和团队也积极投入到这个数十年一遇的产业浪潮中,不断寻找和投资能真正解决当前半导体“卡脖子”技术的核心科技公司,并伴随年轻优秀种子企业发芽和成长。

  “要发展中国的半导体最先解决的是行业的短板领域,无论在行业趋势还是在投资方面都是需要符合发展规律的。虽然投资‘卡脖子’技术企业空间巨大,但在企业成长的道路上任重而道远。半导体‘卡脖子’环节,其龙头企业垄断性和挤出效应十分强大,这也意味着市场上这样的企业少之又少。在投资过程中要寻找和陪伴‘卡脖子’这样的好苗子是困难的且孤独的,将面临着小企业成长各方面的客观挑战和各种坑。好在国家大力推进‘国产替代’以满足国内市场,另外贸易战下民族精神的凝聚让更多的顶尖人才回归中国,以及资本的推动使得其他优势产业链人才的参与,目前半导体创业企业在初创阶段受到的关注和呵护已经是最好的时机,这显然对整个产业链的快速发展是有利的。当然,最近两年在政府政策的鼓励和资本的强力推动下,很多企业涌入半导体行业创业和投资热潮中,因此,在当前时点投资半导体首先也要注意防止投资泡沫化,我们要研究产业的周期性特征和长期演进的趋势,以长期价值的眼光综合考量被投企业或团队是否拥有进入未来巨大市场的潜力,避免造成资金浪费。”陈军博士说。

  针对国家发布《新时期促进集成电路和软件产业质量发展的若干政策》,陈军博士也非常看好,“关于国家扶持集成电路项目,对企业减免税收、给予人才和企业优惠福利。鼓励社会资本按照市场化原则,多渠道筹资,设立产业投资基金,提高基金市场化水平;鼓励商业性金融机构进一步改善产业金融服务等等。”他认为,这些政策很好地运用市场资金发展半导体,促使更多的企业有信心加入半导体领域,让现有的企业减少财政压力,让投资人在寻找有潜力的种子企业有了更多的可能性。

  创办投资企业,培育企业成长走向世界

  “大鹏一日同风起,扶摇直上九万里。”无论在上市公司做投资管理还是自己创办企业做股权投资,陈军博士在投资圈都能做到游刃有余。他是投资圈的前锋,也是投资圈的优秀企业家。在投资领域陈军博士有一套自己的成熟投资模式,在过往的战绩中体现得淋漓尽致。在投资历程中颇有建树的陈军博士,希望利用自己多年的投资经验,将硬科技投资在一些引领未来的细分领域做深做专,帮助更多需要资本的企业成长起来。2007 年他成立了深圳市瑞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 成为了国内早期的阳光私募公司 ,管理的阳光私募基金曾多次获奖 , 并与国内多家顶级私募机构,包括景林等同列穿越牛熊 20 强的前五位。2013 年他开始逐步涉足股权投资领域,2014 年他和他的数个浙大投资圈校友包括东方富海创始合伙人程厚博,博时基金原董事长吴雄伟等一起创办了紫金港资本,专注投资以中国为核心的全球优秀成长公司,秉承“深度价值,分享成长”的投资理念。公司主要以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企业孵化和服务等为核心业务,坚持从多维度研究和把握宏观经济趋势,产业演进规律和优质公司内在价值基因等。核心投资领域包括集成电路、智能制造、医疗健康、新材料、人工智能等。在过往的成绩中,紫金港资本已成功完成对杰普特、欣锐科技、艾特网能、启尔机电、泰研半导体、迪道微电子、贝特利材料、和铂医药、诺尔康、大象声科、邻汇吧、连连支付、木王科技、微泰医疗等四十多家众多细分领域隐形冠军优质硬科技企业的投资。

  据不完全数据统计,2020 年是中国半导体一级市场有史以来投资额最多的一年,投资金额超过1400亿元人民币,与 2019 年约 300 亿的投资额相比,增长近 4 倍。2020 年,全球半导体市场先抑后扬,全年增长 5.1%。展望未来,在国家政策和资本市场的双轮驱动下,中国半导体产业将保持高速增长,科创板和注册制的推出更是助力半导体产业链持续完善。

  陈军博士认为,好的投资是接地气的,要跟随时代步伐和顺应科技大趋势,放眼未来十年,紫金港资本的投资将仍然聚焦全球和中国的硬科技领域,寻找和培育具有长期成长性的行业隐形冠军。在自动驾驶、生物医药、人工智能、半导体等领域寻找未来的优秀新愿景公司和团队。

标签:
陈军

关注我们

公众号:china_tp

微信名称:亚威资讯

显示行业顶级新媒体

扫一扫即可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