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中华显示网 > 行业追踪 > 市场行情 >

投资京东方,合肥政府赚了500亿,再投…

编辑:chinafpt 2021-12-06 16:01:23 浏览:498  来源:凤凰网财经

  近几年,合肥异军突起,对合肥的讨论也越来越多。

  合肥为何能在20年间获得巨大增长?这座城市到底具备什么样的吸引力?

  深圳市原副市长唐杰先生对于城市化过程、产业链过程的相互耦合和匹配关系一直有着独到见解。

  11月27日,唐杰在由一汽红旗联合凤凰网举办的走进顶级商学院系列活动上,发表了主题演讲——《推动转型与创新增长的政策体系研究》。

  演讲中,唐杰探讨了一家企业、一座城市、一个地区的转型升级与科技创新之道。唐杰还说,从合肥的做法中看到了当年深圳的影子。

  以下为唐杰演讲整理。

  作 者:唐杰 哈尔滨工业大学(深圳)经管学院教授、深圳市原副市长

  来 源:凤凰网财经

  我跟大家做一点分享,如何看待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一个企业从低端走向高端的过程。

  1、城市为什么要创新

  从经济学的角度讲,要有激励,如果没激励就不会创新。到底是谁给激励?重要的是市场给激励,消费者认可。

  激励市场和主体行为会推动持续创新。如果我们市场条件不能够鉴别好车和坏车,劣币驱逐良币,大家就不会创新。

  在创新的整体变化中,为什么高端人才的需求会越来越高?为什么物质投入的比重在下降?一般劳动的比重在下降?比如蔚来,现在就可以看到大量一般性的劳动被AI取代。但是高端的创造性劳动,依旧是AI很难取代的。

  现在全中国各个城市掀起了一种浪潮,就是争夺人才,看谁能够抢到人才。20年前的深圳是争夺大学生,现在的深圳是争夺博士、硕士,要争夺前100所大学的学生。

  现在怎么看东北,怎么看深圳,怎么看中国其他地区?东北现在的空间条件显然没有深圳好,那深圳是不是最好的呢?不一定。是不是东北的空间条件永远不好呢?也不一定。过去40年东北的空间条件确实出现了一些变化,未来如何,这是需要探讨的。

  当我们选择一个地区去研究的时候,有八个字比较重要,“邻近共享、学习匹配”。如果你和一个创新者挨着,这个榜样就会带动你创新;和若干创新企业在一起,大家就会分享创新的经历,或者分享创新的想象力,大家就可以互相学习,并互通有无的匹配。

  没有一家企业什么都能做到,大家一定是分工的。找不到好的分工伙伴,就不会有发展。

  我们最近调查了深圳100家中小微企业三年的数据,做了若干指标的评价,最后发现这100家企业有一个共同特征。

  这100家中小微企业平均每家在大湾区有70家供货商,自己又是50家企业的供货商,这就是匹配和学习,每个人都做自己最好的

  关于各种政府政策,以及政府政策是否有效?很多人说深圳走到今天就是小政府,真的就是小政府吗?不一定。

  深圳市政府不大,但是有钱,有钱就可以做很多事。因为小,可能关注的点就比较集中,就会比较有效。

  世界上最创新的地区就是湾区,湾区最创新的特征表现在什么地方?2000年,每10万人产生139项专利,占美国所有专利的12%。15年后,每10万人产生340项,占美国的18%。一座城市占美国的近五分之一,这就是一座创新的城市。

  深圳有一个指标比湾区、比旧金山要高,就是在联合国知识产权组织申请的PCT国际专利,深圳一直稳定在全国的三分之一上下。深圳现在人均拥有的专利在全国是最高的。

  美国的专利集中在两个端,一个集中在东部,一个集中在西部。美国的论文主要集中在东部,西部要低一点。美国的GDP也主要集中在东部。美国的就业、城市发展跟创新密切相关,跟科学发现表达(论文)、跟产业技术表达(专利)有密切的关系。

  研究发现,大城市是创新的,中等城市是制造的,小城市是宜居的。未来的中国大城市比较看谁能够更加创新。

  城市规模越大,计算机和数学人才量更高。深圳的集中行业是什么呢?是计算机通讯、服务业和金融,这两个行业高度依赖计算机和数学。

  大家都知道AI,AI在深圳最多的应用是接线员,大量的接线员已经是AI,而不是人,这就是一个算法。比如去打平安的客服,80种声音全部是AI,没有人,这些都是用算法算出来的。

  2

  合肥是长期被低估的一座城市

  我们一般会说两个模式:合肥模式、深圳模式。

  2000年,合肥的人均GDP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020年,合肥的总量超过万亿之后,人均GDP已经是全国平均水平的1.6倍,合肥20年经历了一个极快速的增长。

  一是合肥和中国所有城市都是一样的,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都在搞家电,特别是南方城市。深圳也是搞家电起来的,深圳当时搞电风扇、电冰箱、空调,我们引进生产线。

  大概到90年代中期,传统一代家电企业都濒临破产,主要是由于管理和创新能力不够,直到后来合肥引入了海尔、格力、美的,再加上TCL,再加上日本的品牌后,大概经过十年,合肥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家电生产基地之一。

  二是合肥的升级。现在大家看到的是合肥最经典的三个案例:合肥和京东方合作,做显示技术;合肥和蔚来合作,做新能源汽车;合肥和长鑫存储合作,建中国最大的储存芯片生产基地。政府选择项目,经过国资投入进入资本市场,在资本市场退出,退出之后再来一轮。京东方从6代线投到8.5代线,投到10.5代线,政府一共投了400亿,赚了500亿,然后再把这个模式放在蔚来上,再放到长鑫存储上。

  合肥怎样突然具备了这样的能力?

  大家到合肥去,可以看到合肥是我们过去长期低估的一座城市,合肥是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有中科大、有12个科研所,全国已经建成和正在建设的38个重大装置当中,有8个在合肥,这是一个科学家云集的城市。

  历史把中科大“送给”了安徽合肥。

  他们讲故事,说中科大搬迁的时候,一路上去了很多地方,但最后凑不够粮票,养不起几千科学家,在郑州停留了两天,郑州没凑齐粮票。又到了安庆,安徽领导人说我再穷,我要把粮票凑齐,你就不要走了。然后用师范学院的校址,后来才有了中科大。可以说,50年前从北京“出走”,落到合肥,合肥因此成为中国的创新中心。

  现在深圳只有一个国家重点实验室—鹏城实验室,那是深圳自费搞起来的。大家可以看合肥有多少。

  当然合肥还有一个特点,合肥在大规模科学研发上的投入极高

  我们看一下合肥是怎么变化的。

  大家看合肥的位置就知道,显然比深圳的位置好,深圳的区位是出海最好的,开放大循环最好,但要走向对内和对外两个循环,看起来还是合肥更好。

  合肥是一个什么地方?

  15年前合肥是“铁路盲肠”,合肥要上铁路,从合肥出去,坐省线,到蚌埠才能转国家铁路,而现在合肥拥有了米字型高铁线路,大家想一想深圳有几条高铁呢?合肥马上要变成12条高铁的汇集地。

  在高铁时代,一座城市因为高铁彻底改变了自己的空间位置,合肥就是一个典型。

  这是中国万亿GDP城市的分布,分布就在长江流域。中国大量的产业向长江黄金水道集中,是大势所趋。这一条深圳要高度关注,我们想过没有?

  合肥在2021最受投资机构欢迎的地方政府LP中排名第一,仅次于深圳。上海几位教授看了之后特别惊讶,浦东居然排在合肥之后,其实这是一个改革的过程。

  合肥在过去10年间发生了我们很难想象的巨大变革,正是因为有这样一个改革过程,才保证了一个市场和产业的有效融合。

我去看合肥的时候,合肥确实有两个条件是中国很多城市没做到的:

  立法深圳做了,还有一个是深圳没做的。我去合肥,合肥人跟我说所有重大项目不仅仅是政府决策的,也不仅仅是市委决策的,不仅仅是市人大常委会决策的。政府项目引入之后,要报给市人大财经委,财经委审完之后报给主任办公会,主任办公会以后给常委会。

  我特别好奇,你们不嫌这样的流程很长吗?他说不长。我说有什么好处呢?他说人大财经预算委有大量社会人士,主任办公会里面有大量从政府出来的老领导,人大常委则是三类人:政府部门、大学和金融界/产业界。

  为什么合肥的项目相对成功呢?这就是成功的关键:广泛征求意见,最后还要通报给政协,能够明确建立容错纠错机制,建立一个科学的决策制度。

  3

  深圳的未来产生创新企业更重要

  下面比较一下深圳和合肥一样和不一样的地方。

  先来看深圳,高点增长率将近60%,1985年的增长率低于5%;深圳和全国的差距,从差50个点,现在回到差1个点。所以,深圳是一个经过大起大落的城市,深圳也是一个逐渐降速的城市。

  很多人以为深圳发展一帆风顺,错了,深圳的坎坎坷坷很多,经历过的挫折也是巨大的。深圳在过去的40年里,每隔七八年就是一个周期。

  今年深圳增长率就不高,很多人就讨论“深圳怎么了?”,其实深圳“没怎么了“,因为一个城市的增长就会有高有低。实际上,高和低不可怕,最重要的是低了之后要能淘汰落后产能,吸引先进产业。

  回顾历史看,华为崛起,比亚迪崛起,中兴崛起,平安崛起,招商崛起,都崛起在当年所谓的“深圳被抛弃”的时候。经历过那一轮大衰退,他们才真正成为深圳的主体。

  现在有人会问,深圳还能够再出现新的华为和中兴吗?未来是否还要有新的腾讯呢?这些年深圳在培养新产业,现在出现真正新的站得住脚的就是大疆。

  大家可以思考一下,现在的华为还是以前的华为吗?腾讯还是以前的腾讯吗?

  城市的增长可以划为两个部分:一是内生性的,就是一旦创新企业成长之后,从小到大,从10个亿、50个亿、100个亿到上万亿的时候,内在结构在不断发生变化;二是有新的产业进入。

  所以,未来看深圳,一是看华为、平安、招商,包括大疆这样的企业还能不能有持续的生命力,它们的生命力就是深圳的生命力。

  为什么这么说?一个中小企业平均都有七八十家供货商,大家就可以想象华为这样体量的企业有多少供应商,仅仅在大湾区,就有3万家企业和华为合作。

  深圳有2个“一万倍”——40年里,深圳经济总量翻了一万倍,从2亿到2万多亿;财政收入翻了一万倍,从不足1亿增加到将近万亿。

  现在看深圳还要这样想,深圳到了人均GDP3万美元的时候,也就是比全国平均水平高3倍的时候,是到头了吗?

  经常有人说,深圳面临的问题主要是劳动力成本高企,香港5万,纽约9万,旧金山10万,深圳高企了怎么办呢?未来我们要更高的生产率。一个标准劳动力,他的收入10万美元,但他创造的价值可能就是15万。

  “十四五”规划纲要里有一句明确的话,“要使劳动生产率的增长明显地高于经济增长”,如果劳动生产率不增长,只是GDP增长,那大家收入增长哪儿来的钱?借的。

  所以,深圳未来产生大企业重要,但产生创新企业更重要。

  深圳和其他全球城市最大的不同点是什么?

我从麦肯锡关于深圳分析当中翻译过来一段话:

  “深圳曾经是一个血汗工厂和山寨城市,现在成为世界级创新中心城市。”

  “观察深圳创新和结构动态要通过创业企业的视角来审视创新,动态结构演化在深圳直接表现为,创新企业一直在向产业价值链上方移动。”

  “深圳吸引着无穷热衷于新制造方式的企业家。任何一个人都可以带着一个想法来深圳,以合理的价格进行原型设计、测试、制造推向市场。产业链的精细化分工让企业成为可能,产业链上很小的一点事就可以做成一个大企业,大企业三五个亿也可以了,不需要很多的资产,企业边界大大缩小。”

  为什么深圳小微企业很多呢?道理就在这里,大家都在细分化。在深圳,找到一个芝麻大的东西,只要能够持续做,就能做成世界第一,为什么?因为很多人都需要芝麻。

  从深圳高新区的发展可以得出两个结论:

  第一个结论,在深圳高新区11平方公里的面积上,可以看到企业的集中度越来越高,更多的企业向这11平方公里集中。这11平方公里的产出就已经超越兰州一个市了。

  第二个结论,服务、信息业和制造业,三种业态在1500米的距离集中。做硬件的企业离不开做软件的,也离不开做中介服务的,分工越来越细致,就构成了深圳的一个特点——大规模的企业因为有邻近,因为可以共享,因为可以学习,找到匹配,可以生存发展,这就是深圳的特征。

  我们把企业划分成两类:一类是硬件的通讯装备制造;二是信息软件服务,这两个产业构成深圳核心。

  一个城市、一个国家在发展过程中会出现复杂性提高。

  什么叫复杂性提高?深圳最早做箱包、旅游鞋、电风扇,后来做的越来越复杂,现在做到5G最复杂的部分,这就是复杂性提高。比如深圳海思半导体,做到了半导体领域设计之巅。

  大家可以看到,当生产越来越复杂的时候,你的收入就会越来越高。现在大家可以做一个简单的结论——你为什么穷?是因为你没有工业化;工业化初期为什么收入不高?因为你只能做简单的大路货产品,别人都可以做,你没有核心竞争力。只有最后走到蓝海,你做的东西别人做不了的时候,你有定价权的时候,才能获得高收入。其实,深圳大量的企业可以做到这一步。

  当年,改革开放之初,深圳是做劳动密集型;现在可以看到,走向空间集聚/产业链的时候,开始做大规模的资本密集型的产业。

  从合肥的发展历程也可以看到,合肥就是从家电过渡到了屏幕显示,再过渡到了汽车,现在过渡到了存储芯片。

  深圳现在更多的产品是科学引领。这样的产品里面,物质量在减少,但是科学含量在大幅增加。

  这也导致了东北和深圳的差别——东北设备是重型的,深圳的设备一定是轻型。因为轻型设备可以拆开去分工,但是重型设备就很难拆,很难用分工方式做。这也导致了生产重型设备的企业一定是一个巨大企业。一个巨大企业什么事都自己干的时候,效率就一定会低于社会分工。

  前两天看了一家很小的企业,现在销售收入不到2个亿,但是在VR会议系统上已经排世界第一,主要采购方都在美国、欧洲。我开会用了一下这个会议系统,5米之外,360度拾音,360度摄影。

  一台这样的小型会议系统大概5000元,不需要联通电脑,直接插上WiFi就可以开会,而且开会是带高清和美颜功能的。我在那个系统上开会特别开心,因为看到自己特别年轻。

  未来需要这么多会议系统吗?可能不需要,它也不是一个大公司,但它是一个高尖端的公司。

  科学和制造完美结合,然后实现高度细分化,传统的工业制造和新一代以高端设计引领的制造已经不同了,同时需要更加精密的制造。

标签:
唐杰 合肥 深圳

关注我们

公众号:china_tp

微信名称:亚威资讯

显示行业顶级新媒体

扫一扫即可关注我们